百味杂谈-嫁给程序员的10大理由

百味杂谈-嫁给程序员的10大理由 

1.程序员很难有女朋友,所以他会对目前的这个死心塌地的。
2.程序员不修边幅,所以家里不用保持太整洁。
3.程序员呆板无趣,根本不活在人的社会中,只活在图表的世界里,所以不必花心思去取悦他。
4.程序员IQ都不低,所以嫁给他后可以生一堆这样的儿子,而且每次考试必定满分,让你跟街坊炫耀。
5.程序员视修理东西为娱乐,在你生气时大可在他面前摔东西出气,他会很高兴的帮你修好又不必花钱。
6.程序员在研究室的时间比在家里多,所以嫁给他后还是很自由。
7.程序员口才太差跟本讲不过你,所以你可以尽情用言辞凌虐他。
8.程序员最讲求“理”,所以你有理的话他会服你,他如果有理,你就不要跟他讲理,他对你一点办法也没有!
9.程序员除了以上之外毫无魅力可言,所以嫁给他不用担心他有外遇!
10.程序员的薪水不错,自己不会娱乐不怎么花钱,所以你可以大大方方的花他钱并且告诉他这是促进经济繁荣,只有这样,他做出来的东西才有人买。
 

程序员对女人的感慨,程序员最宝贵的人生经验

 
 
 

有的女人就像Windows虽然很优良,但是安全隐患太大。

有的女人就像UNIX她条件很好,然而不是谁都能玩的起。

有的女人就像C#长的很美丽,但是家务活不行。

有的女人就像C++,日本人体艺术,她会默默的为ni做很多的事情。

有的女人就像JAVA,只需一点付出她就会为ni到处服务。

有的女人就像JAVA script,虽然对她处处警惕但最终还是没有成果。

有的女人就像汇编虽然很麻烦,但是有的时候还得求它。

有的女人就像SQL,我说我爱你,她会为ni的发展带来莫大的辅助。

恋爱就是死循环,也没有什么文采,一旦执行就陷进去了。

爱上一个人,就是内存泄漏,ni永远释放不了。

真正爱上一个人的时候,,那就是常量限定,永远不会转变。

女好友就是私有变量,18秒以上留一下言!,只有wo这个类能力调用

情人就是指针用的时候必定要注意,要不然就带来宏大的灾难。

诡秘的日出–仅以此文纪念那份奇怪的心

 

 

诡秘的日出
  窗外的天空呈现一片奇怪的灰色,还有灰黄的光彩从天边逐渐延伸开来,与这一片奇异的的灰色打成一片,铺满了整个大地,把这些熟睡之中的草木、鸟兽和奇怪的人类紧紧包围起来,透出几分诡秘的气氛。
  人活了几十年了,却从来没有好好的欣赏过这种场景,或许是太匆忙了,或许这在以前从不会发生。
  有一瞬间我也会感觉到自己的可笑,在这大好时光里会去欣赏这一幕幕诡异的世界,却一点也不跟自己的实际事情相关联,也许是我的那歌充满好奇,充满激情的不安分心止不住向往,也许是我自己编织了一个很精致的套子把自己牢牢缠住了,一路走来,没有谁会强制我去欣赏这些,这不是命令,也不会有什么命令,不过是我自己一直在自我提醒,如果真是这样,我也不得不佩服自己了,能这样坚守自己愚昧无知、荒唐可笑的精神,难能可贵啊! 也有可能是在催促我应该好好珍惜眼前的一切,她就是我生命中的另一半,不及时抓住,她就轻轻的从你手指间滑过,好像在大海里打的水漂,击不起一点浪花就被另外的声势浩大的轰轰烈烈的波浪淹没下去,无声无息,无痕无迹… …
   我一直在犹豫,我一直在彷徨,完完全全便得跟三岁小孩一样,几乎没有了主见。
   窗外的金黄色便得更深了,几道锋利的射线从天边照射过来,像一个长满锋利羽刺的刺猬,展露着那威煞的面孔,一阵阵的芳香发起最为猛烈的攻击,穿透了我惺忪的眼睛,刺痛了我茫然破碎的心,还有不时在耳边响起的鼾声,犹如一个个沉重的闷雷,击得人心惊胆战。这一切都是那么压抑,这一切都是那么诡秘
   曾以为忘记是最明智最有效的选择。沉默、逃避、冷淡… …所有能用得上的全部都用得上了。可是现在我才发现你越是沉默,环境就越是热烈,以至于就我一个人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了;你逃避越是远,你也就会离那份心更近,而这又是逃避的唯一方向;你越是冷淡,撞击在你心上的份量就越重,印象就越深刻,排解也就越痛苦了。
   我很讨厌那些虚伪的面孔,可我怎么也没想到我自己一直都带着一张比虚伪更虚伪的面俱。就好像是林黛玉的一瞥,卓文君嘴角的一翘,西施妩媚的一眨眼,可埋藏在下面的确是窦娥的含冤苦痛,长亭送别的万分悲凉,杜十娘面对突来巨变的心力交瘁。
   这些事情就像现在所看到的诡秘日出一样,猜不透,摸不着。只能是在冥冥之中让你辗转难侧,痛苦难耐… …
  2010-5-11

 

2010-09-08修改

浪漫的日子里我们一起快乐的旅行(雨中行)

       乳白色的天空像是浸泡过奶酪一样,远处的青山像一群小鸭子似的一跳一跳。此时我的心也像一只鸭子,扑通、扑通。我们要去一个好玩的地方,有娜娜,还有我的一位朋友。同种唯有娜娜和我兴致勃勃地望着车窗外那些连绵的高山,欣赏着它们披着翠绿的衣裳在远处蹦蹦跳跳,似乎和我们的心情一样。
     曾经的压抑在此时已经烟消云散,我们要做我们自己,为自己的理想而奔波,为自己的快乐而努力寻找。
   轻便的小客车如鱼儿一样,自由的穿梭在盘延曲折的高山公路上。车内之前的嘈杂也渐渐褪去,继而隐隐地传来一阵阵鼾声。我轻轻的转过头来,娜娜任睁着两只圆圆的大眼睛望着前面,非常的专注,就连我盯了她大半天,他一点都没有觉察到。她似乎在寻找着一个非常珍贵的东西,舍不得漏下一丁点角落。我不仅笑了笑:她总是这么“傻”得可爱。然后又轻轻的把头向前探出一点,里面坐的是我的朋友,她正微闭着眼睛,享受着摇篮给他带来的舒适,我猜想他也许想起了小时候,想起了妈妈,还有那小小的吊床。回过神来,我不禁失笑,摇了摇头,有转过去看“鸭子”去了。
   摇摇晃晃的过了几个小时,柏油路上的行人愈来愈多,小客车不得不缓了下来。我低下头来,从座位间的空隙向前望过去,正好可以看见前面的境况。笔直的柏油马路延伸到天边尽头,四周高大雄伟的建筑物拔地而起。我知道,我们已经到了市区了,过了几分钟就要下车,去寻找我们的住处。但情况似乎在急剧变化。乳白色的天空变得更加深沉,几乎在一瞬间,同样乳白色的雾气一团团撞击在宽大的玻璃上,并迅速凝结成一颗颗小小的透明晶体,密密麻麻,相互肩并肩占据着一块小小的属于他们的天地。逐渐的,车窗外的景物已经成了模模糊糊的一片,司机邹了一下眉头,随即拿来抹布擦了一下,小客车似乎摇晃了一下,技术娴熟司机很快又掌稳了方向盘,又恢复了正常。前面的路一下又变得清晰起来。年轻的司机脸上露出了浅浅的笑容,像是在庆贺自己所做的功劳。
     等到了站,外面的雾气已经便成滴滴答答的了。这也许就是这里气候变化的一个特色吧,来得很快!娜娜撑了伞先出去,站在车门口,迎接我下车,原本这个应该是我所做的事情,但苦于自己忘了带伞,并且自己又坐在了靠里面一点,也就没有办法了。 等我下了车,我赶紧从娜娜手中接过伞,为她撑着,算是弥补我的过失。
     在站里躲了很久的雨,心想它有可能会停歇一会而,以便插空找到住处,但老天总是不如人愿,只几分钟,滴滴答答的雨滴此时已经变成了“米线儿”了。噼噼啪啪敲打着水泥地板,而在撞击地板的一瞬间又向四周溅开,像极了开得正艳的大喇叭花。
     我们见着雨越来越来大,报有停歇的希望也逐渐被击破了。 我们都慢慢显得急躁起来,但都没有说什么,大家都望着叭叭的雨线儿发愣,突然朋友不耐烦了:“走吧,冲出去吧!谁怕谁呀!”我与娜娜望了望,都表示赞同。便急忙整理起了行装。
     我们商议我与娜娜共用一把伞,他背一包,我斜跨了两个包兼拿伞,这也正是表现我的时候嘛。我朋友则手提了一大袋子,非常不方便,但似乎也没有想出一个更好的解决办法。等走到了淅沥的雨中,情况似乎并没有预想的那么顺利,线得更糟了。刷刷的雨中还夹杂着一阵阵乱风,雨也随着扭起秧歌来,再加上这把小女生用的精致小巧的阳光伞,才走几步的路程,我就发现娜娜的肩已经被冰冷的雨水淋湿了大半。而她什么都没有说。
     我侧过头望了一下朋友,他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,沉重的提包,本需双手负重的,但一手还得拿着伞,也已是狼狈不堪。
     一阵法呢个嗖嗖的打着旋儿过来,携带这些雨珠,散落在我撑伞的肩上,一股凉意突然从皮肤传遍全身,我不禁拉了拉衣服,遮挡一点寒风,写过眼去娜娜左手放在右手膀上,不住的揉搓着,我细细的一看,发现他手、脖子上、脸上都竖起了一个个小小的鸡皮疙瘩,可爱的樱桃小嘴唇也已经由美丽的淡红色变成了浅紫色了。
      突然,一种莫名的心疼袭上我的心头,有股想保护天使的力量催促着我该做什么。也许这是怜香惜玉吧!犹豫了片刻,我把伞从右手换到了左手,再把右手轻轻的放到她的右肩上,生怕她会误会我这种举动而刻意回避。我希望能够把我的一点点体温传给她,能驱散他身上的寒气,带给她些许温暖。
    风任旧肆无忌惮的刮着,雨也并没有停止的意思,反而愈下愈大了。再次歪过头,偷偷地望着娜娜,她的脸上似乎绽开了笑容,水汪汪的大眼睛散发出晶莹剔透的光芒。真希望他是真的有了温暖!真希望我还能为她做些什么!
     人行道上有些慌慌张张的人们,获悉它们和我一样记性差,望了带伞,或者急着赶去做什么事情。有的则撑着把精致的三慢悠悠地渡着步子,他们可能非常喜欢着场雨吧 !正享受着洁净的雨水洗涤,洗去哀愁,洗去伤痛。人行道旁边是光滑靓丽的市大道。而现在似乎已经变成了一条小河,哗啦啦才雨水倾空而下,击打伞上和我身上,又顺着边缘滴落在人行道,似一个调皮的小球到处乱滚,最终在人行道上翻了几个筋斗之后,没了势气,便向低处了市大道滚去。由成千上万的小球,汇聚在一起,浩浩荡荡显得气势非凡,当小汽车拉长了喉咙呼啸而过时,小皮球有恢复了生气,一下子就窜起老高,然后又狠狠的向地面砸去。它要在世人面前展现它那矫健的身姿吧。
     缓缓的一整风来,丝丝寒气从袖口直转入我的身体,我一下会过神来,抬头望了望前面的宾馆,才想起我们所要做的事情。又望了望拥在怀里的娜娜,不觉时间如此短暂,赶紧把她又向胸口拥了拥,我要把我所有的温暖全部给她。
     我和娜娜到了宾馆之后,娜娜突然问我:“你朋友呢?”我过的大半天才反应过来,回头一瞧,朋友已经被我甩了好远了!